詹裕农


         詹裕农,男,江西省玉山县冰溪镇人。父詹腾荪,母郑美珠,均毕业于中正大学。1945年,父母迁居江西泰和县,生裕农生于泰和。建国前,随父母定居于台湾。詹裕农出生在高级知识分子家庭,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。1967年毕业于台湾大学物理系,1968年偕同妻子—毕业于同校同系的叶公杼女士,共同来到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物理系就读,后又一起转读生物系。1974年获生物博士学位,此后一直从事神经生物领域的科研工作。他们夫妇先后在加州理工学院做了三年博士后研究,1977年至1979年又在哈佛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,1979年共同转到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执教,詹裕农博士是该校的生理学及生化教授。1996年5月初,在美国国家科学院举行的第133届年会上,他被选为国家科学院新院士,其妻叶公杼于1995年的第132届年会上获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,他们夫妇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唯一的华裔夫妻档。

 

 

  詹裕农夫妇主要是研究人类神经系统如何形成及工作。对此,他们共同作出了杰出贡

 

  詹裕农与叶公杼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 23:49詹裕农和叶公杼都是台湾大学物理系的毕业生。

 

  1967年,20岁的叶公杼参加了比她大一个月、高一个年级的詹裕农的毕业旅行,爱情在这对年轻人的心中生长。

 

  1968年,叶公杼毕业,詹裕农服完了一年兵役,他们同时被加州理工学院录取,学习理论物理。

 

  1970年,对生物学产生兴趣的他们双双转到1969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、生物系教授戴尔布鲁克(Max Delbruck)门下。戴尔布鲁克早期也是搞物理的,对半路出家的这对年轻人给予了很大支持。物理系的指导教授曾问叶公杼:为什么转系?她回答说,“我的年龄对物理学而言太老了”。詹裕农也提到,搞理论物理的通常在20多岁时创造力最强,而他23岁了还没有将在物理学上有所建树的迹象。

 

  1971年,詹裕农和叶公杼结为百年之好。

 

  1974年,拿到博士学位后,夫妇俩在生物系另一位搞物理出身的著名教授班瑟(Seymour Benzer)实验室进行博士后研究。这一年,他们再一次“结合”:成了科学研究上的合作伙伴。

 

  1977年,夫妇俩到哈佛大学医学院库夫勒(Stephen Kuffler)教授实验室继续从事博士后研究。他们一路由西海岸的加州开车到东海岸的波士顿,车上带着的除了刚出生的女儿之外,还有实验材料:各种各样的突变种果蝇和培养皿。

 

  1979年,他们同时被旧金山加州大学聘为助理教授。

 

  1983年,同时晋升为副教授。

 

  1984年,同时被著名的霍华德·休斯医学院(HHMI)聘为研究员。

 

  1985年,同时晋升为教授。

 

  1998年,同时当选为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。

 

  2004年年初,又同时获得了生物物理学会颁发的Cole奖。

 

  1995年,叶公杼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,但因詹裕农未获提名而婉拒,直到第二年詹裕农也获得提名后才接受。‘事情都是一起做的,不应该一个人(获得荣誉)’叶公杼说。

 

[来源:来自网络] [作者:hao123] [日期:12-02-10]

最新文章

詹裕农02.10 杨惟义11.11 欧阳自远11.04 王文京11.04 刘友梅11.04 俞鸿儒11.03